Loading…

「智齡」城市新概念:跨代共住

為應對社會人口老化的趨勢,黃金時代基金會一直大力鼓勵運用社會創新,發展智齡城市。所謂社會創新,不一定指新設計、新發明,也可以是一種新做法、新思維。 荷蘭安老院Humanitas自2013年起,推出跨代共住的創新計劃。該計劃以大學生每月與長者作伴為條件,讓他們免費入住安老院舍,成功實踐了跨代共融,又緩和了年青人住屋的問題。計劃雖仍處試驗階段,但已成功擊中了香港的安老服務參差和樓價高企兩大社會議題,因此引起社會巨大的迴響。 其實早在2004年,法國里昂的非牟利組織ESDES inter-générations已著手建立一個為年輕人與老年人作配對共住的系統,目的是讓留在家中的老年人得到照顧,並緩和年輕人的住屋問題,縮窄日益嚴重的代溝。另一邊廂,美國克利夫蘭的退休組織Judson Manor於2010年發起藝術家居住計劃,讓五名克里夫蘭音樂學院的學生以「藝術家」的身份免費搬進一所前身為酒店的住宅大廈,與120名長者同住。同住學生必須定期舉行個人獨奏、週末音樂會、甚至為長者舉辦藝術治療課程。計劃使大廈充滿生氣,因為同居的長者視學生為真正的藝術家,平日即使學生在大廳走過也會讓長者雀躍不已,學生們的表演是他們每週最期待的節目。 以上的跨代共住計劃具體內容雖有所不同,但巧合地,導致它們被提出的社會因素和計劃的願景卻是一致的。首先,以上地區的年輕人均面對住屋短缺或房租過高的問題,機構均希望藉提供免費住所給年輕人來舒緩相關問題。第二,作為免費居住的條件,年輕人必須為同居長者服務,但要求的「服務」並不是單向的「照顧」,而是一起「生活」,簡單如聊天、看電視。第三,亦是最重要的,計劃的願景都是為消除跨代隔膜,期望跨代融洽共處所帶來的是相向幸福感,而不只是生活上單向的照顧。 跨代共融是建構智齡社會的一個重要目標,但跨代共住亦不是前所未見的概念,亞洲傳統素已有兩或三代同住的文化。本會推動的「智齡化」是應對人口高齡化的創新概念,是社會各界的共同責任。上了年紀便要被送進老人院終老,這種思想不但陳舊,對政府和業界的負擔亦只會有增無減。如何充份運用社會各界資源應付人口高齡化帶來的種種局面,才是社會創新的真諦。

看盡生死 梁萬福

老同學聚首,常常笑說,到了我們這個年紀,一定要做好「三保」。為了讓自己及家人安心,這三份「保障」真是不得不做。何謂「三保」?此乃三份依照你個人意願訂立的指示文件 一是遺囑。 二是委任永久受託人。 三是訂定預設醫療指示。 或許我是醫生的緣故吧,在我而言,三保之首,必定是「預設醫療指示」莫屬了。           […]

黃金時代商機

蔡美碧 你知道成人紙尿褲的市場,已經超越嬰兒紙尿褲嗎? 中高齡奶粉的銷量會超越嬰兒奶粉嗎? 現在從年青人身上賺到錢的事業,十年後可能被淘汰。韓國的超市加大了標價和字體,讓患老花眼的中高齡人士容易購物,營業額隨即提高了很多。以年輕人為消費族群的產業,已經開始萎縮,而龐大的中老年人口,正好為企業提供一條新出路。   全世界首次出現一個長壽現象:有33個國家的人均年齡超過80歲以上。由2000年開始至2050年, 全世界60歲及以上的人口的比重將會增加一倍,從11%增加至22%,代表了約有21億人口達60歲或以上。社會已進入一個「黃金時代」﹣即中年和以上的人口比例越來越高的新環境, 他們將改寫全球經濟版圖。   黃金世代 […]

要幾老才會「老人癡呆」

早前有一則 41 歲腦退化婦人於晨運時走失的新聞,朋友看了後都問起我來: 「乜原來咁後生都可以患上老人癡呆症㗎?」 「唉呀,我近來真係好冇記性,唔知係唔係老人癡呆嘅先兆,我使唔使做定檢查、食定藥呀?」 「死啦!退休後幾耐至會變老人癡呆㗎?」 是的,腦部退化疾病並不只限於老人,60 歲之前亦可以患上。因此,「老人癡呆症」是舊稱了。準確一點來說,這個疾病現在應該稱為「認知障礙症」。 年逾60患阿茲海默症 每長5歲機會增一倍 認知障礙症其實是有多種病因。最普遍的是阿茲海默症, […]

退休是驟變,如何預備好呢?

  毎次和老同學、老朋友見面飯聚,少不免總有這一句:「啊,近來怎樣了?退休未呀?」或老同學會回應:「退了,往年已退了。」又或會告知:「XXX四月尾退,XXX七月退,XXX九月。」同學們都像排着隊般,一個接着一個加入退休大軍。「退休」在我們這群50後是一個熱門話題。   退休後生活形態突變 心理壓力生活壓力令人惶恐 其實這情況也是必然的。因為香港大部分的機構都是採取「一刀切」的退休方式,規定員工達到某一年齡,如55歲或60歲便要退休了。而我與同學之間大都是同齡,最多也只是差1至2歲,因此在這一兩年間我們便陸續退下火線。 不過,現今的退休制度會為長期全職工作的人士帶來很大的衝擊。因為退休前及退休後的生活程序,往往都會有180度的改變。全職工作者,無論工作崗位為何,他們的日程往往都是被安排得密密麻麻──晨早起床,便要趕這趕那,你或許要趕車、要趕着去主持會議、要上課講學、要接見來賓、要交報告、要趕死線……總之,每天都不需細想,你的時間就是這樣被安排、被蒸發了。或許你渴望能夠循序漸進地慢下來,多作適應;但是,在現存的制度下,全職員工很多時在工作的最後一天,仍要應付排山倒海的工作。退休時間表上往往是容不下逐步適應的空間。 因此,很多人渴望的「退休」都是一個驟變。一下子,他會由一個極度繁忙的工作生活程序,變成一整天百無聊賴的生活。他會發覺熟悉多年的身分霎時間消失了,他已不再是某某主任、某某主管;再沒有下屬來向他問意見、找答案。在喪失身份之餘,也好像失卻了成功感,日子突然會變得空洞及沒有意義。有些更感到惶恐,不知怎樣打發每天漫長的時間;更有甚者,部分人退休後因失去每月的收入,每項支出都只能在積蓄中支付,構成很大的心理壓力,缺乏安全感,因而鬰鬰不歡。因此,退休後患上抑鬱症的事例真是屢見不鮮呢。   全民退保仍在爭取 退休安排要有新思維 事實上,我們現存的退休制度也實在是不太理想。對於從事基層工作的人來說,更是缺乏金錢的保障。退休後,他們一下子斷絕了每月的所有收入來源。退休長者如果沒有豐厚的積蓄,很少能單憑強積金便可應付生活所需的開支。無可避免地,生活的質素隨着時間而下降,更可能步入「老年貧窮」的階段。因此,除了強積金以外,香港的長者實在是需要一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。我們要有一個良好的制度,長者們才可以有足夠的保障過一個有尊嚴的晚年。但很可惜,香港的退休保障制度並不存在,雖然我們已爭取了20多年,但是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在香港仍然是遙遙無期。 […]

為銀髮族添上色彩的社企

人口老化是二十一世紀十分重要的議題。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,當六十五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,佔總人口比率達7%時,即達到高齡化(Ageing)社會的門檻;而佔總人口比率提高到14%時,則達到高齡(Aged)社會的門檻;再提高到20%時,將達到超高齡(Super-Aged)社會的門檻。 統計處的資料顯示,本港六十五歲及以上人口的比例推算將由2011年的13%顯著上升至2041年的30%。男女平均壽命分別升至2011年的80.5歲和86.7歲,超越日本, 高據全球榜首。這些數據不只意味著社會要照顧日漸龐大的高齡人口,亦代表著你和我都會經歷進入老化的生命歷程。如何在老化過程中仍獲得有素質的生活是非常重要的課題。 創意藝術令老有所為 美國著名社會創業家賈炳添(Tim Carpenter)利用跨界別合作的模式, 在加州首創嶄新和可持續的長者服務方案。加州現有350多萬年逾65歲的長者, 這數字15年後會倍增,為州政府帶來沉重的負擔。賈炳添在1999年創辦一所名為EngAGE的非牟利機構,協助退休人士過一個健康及充滿創意的晚年。 EngAGE實踐終身學習的理念,以學院形式教導長者寫作、雕刻、繪畫、烹飪、健康之道,甚至電影制作等課程。導師全是專業老師和藝術家,師生互相分享人生歷程和經驗, 激發長者的學習熱情,豐富和更新知識,啟發他們的想象空間,與傳統的興趣班截然不同。學院定期邀請年青人與長者一起創作, […]

青銀共居 長輩為青年指迷津

德國一間青銀共居住宅Geku-Haus,長者替年輕人找工作、估預算表,還會親手幫年輕人做提案模型(Prototype)。 位於Essen的Geku-Haus,出租給長者與青年,長者多是擁有特殊工藝的職人,青年多是藝術家或從事廣告行銷。這群長者有織布高手、藝術史教授、會計師等,他們有人利用過往人脈,寫推薦函為青年謀職;有人聆聽年輕人提案後,巧手為他們做模型;有人曾是會計師,為年輕人的預算表指點迷津。 Geku-Haus一樓是咖啡廳與跳蚤市場、二至五樓是公寓,六樓提供年輕人辦公,七樓則是長者與青年互動的交誼廳。交誼廳內飲料與零食免費,若離開七樓就得收費,以此機制增加代間互動。飲料杯墊一面寫著「請離我遠一點」,另一面寫著「我對__話題很感興趣,歡迎找我聊天」,長者或年輕人只要看對方的杯墊,就知道是否可以上前攀談。 飲料杯墊一面寫著「請離我遠一點」,另一面寫著「我對__話題很感興趣,歡迎找我聊天」,長者或年輕人只要看對方的杯墊,就知道是否可以上前攀談。 即將七十八歲的Marga,是Geku-Haus年紀最大的住戶,一見到訪客來訪,馬上從座椅上跳起來,蹦蹦跳跳過來和客人握手,「展示」她嫩如嬰兒的肌膚以及房裡的花花世界,原來,滿屋的紡織品都出自她的手藝,連她身上穿的時尚襯衫都是自己繡的。 Marga從未覺得自己與年輕人有代溝,相反的,她常受到年輕人邀請,一起烤肉、吃飯,孩子們遇到困難,心事無法排解,也會找她訴苦,「我就像是這個家的大家長,搬進這裡以後,我就不再寂寞了。」 住戶皆有藝術背景,長者對於房內陳設,有一定的堅持與美感。轉進另一間房,Wolfgang六十八歲,光看到滿櫃書架及熨燙一半的牛仔褲,就知道他嚴謹有學問,一絲不苟的沉靜設計,令人跟著嚴肅起來。問及如何保養身體,他搖手笑著說,「我不愛運動,開心過生活,保持快樂最重要。」 Geku-Haus文藝氣息濃厚,每層公寓的住戶都擁有一筆一千五百歐元公基金,用來購買藝術品妝點公寓走廊,無論男女老少,都須參與這場會議,共同決定要採買哪些藝術品。 在這棟大家庭內,青年忙於工作,長時間坐在電腦前,退休長者幫忙孩子們採購,買回來的食物、生活用品一一放進各間門外的菜籃。一方面讓年輕人專心工作,也增加長者的成就感,讓他們有被需要的感覺。 Wolfgang六十八歲,光看到滿櫃書架及熨燙一半的牛仔褲,就知道他嚴謹有學問,一絲不苟的沉靜設計,令人跟著嚴肅起來。 […]

找回屬於自己的銀髮夢吧!

找回屬於自己的銀髮夢吧! 我們總有個夢想。 年少時,我們因夢著愛戀而品嚐青澀;壯年時,我們因夢著成就一番而咬牙邁步,然而,當遲暮悄然而至,我們方才驚覺,啊!已經老了。此時所咀嚼的是滄桑,是匆促,又或是…… 然而,曾幾何時,我們對於晚年的想像,已經變成如此哀戚?面對身體逐漸的凋零,我們只能漸漸與醫療器材為伍?走到盡頭的那一步,你/妳又是踏在哪兒? 讓我們重新再做一次夢吧!讓我們重回那夜夜與之相擁,幾乎快被你壓出個印子的床褥;那清楚著坐了多久,屁股就會開始隱隱作疼的凳子;那不發一語,默默陪你/妳嘗盡酸甜苦辣的飯桌;那阻絕風雨,被摧殘得嘎嘎作響仍屹立不搖的大門,那個交織著過去,每每緬懷都是一陣酸甜的那個家。且讓我們夢著,夢著能夠安然無恙地在那裏,徐徐啜飲著餘生。 「在地安老,從心做起」,銀享全球於2015年7月19日,在Garage+嘉新空間進行了一場溫馨的織夢小聚。藉由邀請國內外實務經驗豐富的創新團隊講者進行分享,讓我們在盡情織夢的同時,也能替它抹上幾道鮮豔且實際的色彩。 無菜單式創新走動服務─「All In One」 首先,且讓我們想想,總有那個時候,身子它不聽使喚,鬧彆扭了,不配合了,而在與它重新協商好之前,我們會需要他人的幫忙。然而,身邊的親人不一定能夠無時無刻的陪伴在我們身邊,這些時候,我們要找誰呢? […]